当前位置:首页 > 问答

尔康制药减持

我来帮TA回答

尔康制药业务员福利待遇怎么样

【直面反击】尔康制药全面回应六大质疑,在适当的时候用法律武器保护股东权益!
本周二(5月9日),某微信公众号一篇文章将市值超200亿元的湖南上市公司尔康制药(300267)推上风口浪尖,文章称“尔康制药有比较严重的虚构利润和资产的嫌疑。”受此影响,当日午后公司股价快速跌停。尔康制药当晚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于次日开市起停牌核实相关情况。
5月12日下午2点30分,尔康制药已召开2016年度股东大会,此次会议的一个重要议题是,由公司管理层及熟悉海关进出口业务的专业人士,对媒体质疑及投资者关心的其他问题予以回应,充分维护公司和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质疑一:尔康制药实控人减持了公司股份
尔康回应:一切为了药品的安全,这是我尽一生努力去做的一件事。
帅放文董事长就媒体报道的减持事件表示,“一直以来,我只有一个梦想,一切为了药品的安全,我的信仰的是通过治好病来完善人生,虽然我不是医生,但是我能保证我们做的辅料是安全的,我可以为了这个事情尽我一生去努力,基于这种考虑,上次减持一是为了增加公司股份流动性,二是减持获得的资金未来将用于公司业务、并购等项目。”
“尔即你,除我之外的天下大众;康即健康。因此尔康的内涵就是:祝君健康,为天下大众谋福祉。”帅放文解释,“作为药品生产企业,这也正是我们肩负的责任和使命,我们将始终坚持以‘一切为了药品的安全’为己任,做医药行业最干净、最健康的那一杯好水。”
质疑二:尔康制药柬埔寨公司药用木薯淀粉生产项目
尔康回应:柬埔寨产地生产木薯淀粉主要功能是为改性淀粉提供原材料。
帅放文表示,公司选择柬埔寨作为生产基地,是经过大量研究实验,发现当地气侯条件生产的木薯性能更适合于淀粉胶囊。而尔康柬埔寨公司的销售数据包括两部分,一个是普通木薯淀粉,一个是改性淀粉。柬埔寨产地生产木薯淀粉主要功能是为改性淀粉提供原材料。
质疑三:年产18万吨药用木薯淀粉生产项目利润
尔康回应:柬埔寨产生的利润并不是来自普通木薯淀粉,而是改性淀粉。
帅放文表示,基于2013年效益预测计算公司项目投资回报率不科学。因投资时改性淀粉研发尚未成功,回报预测基于木薯淀粉的利润和规模。2014年研发成功后,改性淀粉毛利率可观,达到90.99%,全年销售收入6.96亿元,占到柬埔寨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大多数,普通木薯淀粉用于为改性淀粉提供原料,产量只有10940吨,实现毛利6331.07万元。所以公司在柬埔寨公司产生利润并非来自普通木薯淀粉,而是改性淀粉。公司在柬埔寨产生的利润并不是来自普通木薯淀粉,而是改性淀粉。
同时,尔康制药副总经理王向峰强调,淀粉和改性淀粉是两回事。代淀粉胶囊产品核心技术点就在改性胶囊,全球这么多年没有成功,仅仅尔康制药成功了。代淀粉胶囊产品有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不单纯是原料还有工艺还有设备,还有相应的做一些标准方面的。
质疑四:海关数据显示与柬埔寨公司实现盈利不符
尔康回应:中国海关至今没有叫我们去对账!
帅放文称,因为公司在柬埔寨公司产生利润并非来自普通木薯淀粉,而是改性淀粉。而普通木薯淀粉和改性淀粉是两组不同的海关产品编码。自媒体文章调用的所谓海关数据没有弄对公司的产品编码,所以得出的结论完全错误。木薯商品编码在我国家是十位数的编码,不是有些报道上说的八位数编码。目前,湖南海关没有请我们去澄清。
质疑五:固定资产占总资产比例高于同行业公司
尔康回应:数据在年报里面和澄清公告里面公司会作出详细的说明。
帅放文表示,自媒体报道称公司最近三年固定资产增长速度很快,2014年7.9亿元增长到2016年底17.69亿元,大部分都是从在建工程转入的。这些数据在年报里面和澄清公告里面公司会作出详细的说明。
质疑六:固定资产增长速度较快,房产税发生额与实际房产金额是难以匹配。
尔康回应:根据房产税多少推断固定资产数量是不合理、不准确的,会严重误导投资者。
帅放文表示,“按照柬埔寨现行法律,公司在柬埔寨所在地有47886万平米的房屋不在房产税征收范围。当地法律规定当地房产税只向市级以上地区的房产征收。公司还有32033.9平方的房子属于公租房不用缴纳税收的。子公司15650平方的房子也是享受房产免征税,根据房产税多少推断固定资产数量是不合理、不准确的,会严重误导投资者。
总结
在此次股东大会结束时,帅放文董事长表示,公司将在适当的时候用法律武器捍卫公司权益,捍卫中小股东的权益。目前公司已经就自媒体质疑向相关监管机构提交回应文件,将在得到批准后,在国家正规媒体予以披露。
文章来源:整理自e公司,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为何要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应“零容忍”?

与欺诈发行一样,对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也应保持“零容忍”,也应该实施强制退市。

6月25日晚,金亚科技一则关于公司因涉嫌犯罪案被中国证监会移送公安机关的公告,揭开了其当年IPO时欺诈发行的面纱。目前,深交所已启动对金亚科技的强制退市程序,其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及终止上市的风险。

若终止上市,金亚科技将成为继欣泰电气之后第二家因欺诈发行而退市的上市公司,也是创业板第二家退市公司。由于创业板没有重新上市的制度安排,这意味着金亚科技将与创业板彻底“诀别”。

作为曾经的创业板“28星宿”之一,金亚科技头顶各种光环。但证监会的调查表明,金亚科技为了达到发行上市条件,通过虚构客户、虚构业务、伪造合同、虚构回款等方式虚增收入和利润,骗取IPO核准,其行为涉嫌构成欺诈发行股票罪。

此外,金亚科技相关人员还存在伪造金融票证、挪用资金以及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等犯罪嫌疑。因此,金亚科技面临终止上市的结局完全是咎由自取。

金亚科技欺诈发行,最本质、最核心问题在于财务造假。其虚构客户、业务、回款,以及伪造合同等,客观上都是为财务造假服务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骗取发行资格与上市,从资本市场中获取巨大利益。

目前,相比欺诈发行来说,A股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也并非孤例。近年来,南纺股份连续五年虚增利润财务造假案、上海物贸连续五年财务造假案、键桥通讯连续四年业绩造假案、雅百特财务造假案、尔康制药财务造假案等,财务造假行为背后不乏利益勾连。

南纺股份2006年至2010年连续五年虚构利润,扣除虚构的利润,公司就是连续五年亏损。按照退市制度的相关规定,南纺股份早在2010年就应该被资本市场“扫地出门”。南纺股价的财务造假,无疑是出于粉饰报表与保壳的目的。

再如尔康制药2015年与2016年年报虚增利润2.48亿元,2017年实控人家族开始减持套现,金额高达12.5亿元。尔康制药通过财务造假,粉饰了业绩,“支撑”了股价,为实控人家族的高位减持创造条件,实现实控人家族利益最大化。

与欺诈发行不同,对于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行为,监管部门往往是“一罚了之”。根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的规定,对上市公司的顶格罚款不过60万元,对责任人员的顶格罚款不过30万元。较低的违规成本与背后窃取的巨大利益形成强烈的反差,这也成为上市公司频频实施财务造假的“动力”。

同样是财务造假,同样是为了获取不当利益,同样都对资本市场造成伤害,发行人的财务造假面临终止上市的处罚,而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一罚了之”,不仅是处罚形式的不对等,实际上也不公平。

事实上,上市公司的财务造假行为往往属于恶意造假,而且造假者为了自身利益损害了资本市场与投资者的利益,造成的影响往往极大极坏。因此,对于实施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应认定为“重大信息披露违法公司”。根据《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的规定,与欺诈发行一样,对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也应保持“零容忍”,也应该实施强制退市。

来源:新京报

湘江首富变迁史如何?

2003年,47岁的梁稳根带着他一手创立的三一重工在A股上市;2006年,他挤掉忌惮上市的远大空调张跃,成为湖南首富,并把持这一宝座9年之久,甚至一度登顶中国首富。

三一重工刚上市的那一年,比梁稳根小14岁的流水线女工周群飞,在深圳创立了蓝思科技。12年后,长着典型湘妹子面孔的她以执掌创业板市值第二的骄傲姿态取代梁稳根,成为湖南新首富,暨中国新女首富。

2011年,代表新兴制造业的蓝思科技总部迁址回湖南浏阳;两年后,代表传统制造业的三一重工“恨别长沙”,迁址北京。

造富的热土,除了湘江的红土地,还有资本市场的财富土壤。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梁稳根将三一的总部从湖南涟源搬到省会长沙时,声名仍不为世人熟知。彼时,坚持“不上市”的长沙远大空调张跃,已经稳坐湖南首富位置数年。

资本市场草莽云集,其中湘人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玩金融资本起家的湖南富豪——涌金系魏东、鸿仪系鄢彩宏、成功系刘虹等一干枭雄,彼时正风生水起,人称“资本湘军”,游走于善与恶、罪与罚的边缘。

财富潮起潮落,十几年来,新富辈出。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湖南上榜六位富豪,分别是蓝思科技董事长周群飞、三一集团掌门梁稳根、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尔康制药帅放文、远大集团胡凯军以及新华联傅军,清一色是制造业军团。时代变迁下的湘江新老富豪们,匠人之气长,而草莽之气消。

从50后到70后,从传统制造到新兴制造

2005年,监管层出台了解决国有上市公司股权结构性流通问题的重大政策——股权分置改革。第一个揭榜的,却是一家上市仅两年的民营企业——三一重工。

这一年,三一重工大股东以不惜成本的对价,换取了“全流通第一股”的名头和示范效应。梁稳根因此被选为“2004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梁稳根是借助资本市场实现财富“裂变”的典型受益者,也是首个由A股制造出来的中国首富。

2003年7月,三一重工登陆A股市场,上市前总股本1.8亿股,净资产4.7亿元。按15.56元的发行价计,当时总市值37亿元。上市后至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前,总市值则约40亿元。

股权分置改革之后,上市公司股权实现了全流通,估值全面提升,A股市场掀起了一场波澜壮阔的大牛市。

三一重工股价也像坐了火箭,仅两年时间,即从5元左右上涨到2007年70元的高点。

这并不是终点。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早于半年前见顶的A股牛市,稍作反弹之后跌入漫漫熊市。三一重工却受益于危机下的“4万亿”经济刺激。随着对“铁路、公路、基础建设”投资的需求旺盛,工程机械市场销售火爆,2011年,三一重工市值超过1500亿元,达到巅峰,较上市之初增长超过38倍。

2004年梁稳根进入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其后排名节节攀升,至2011年,更登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个人坐拥近600亿元财富。

物极必反,盛极而衰,巅峰到来的时刻,拐点也正在迫近。2012年始,三一重工的净利润从2011年的86亿元开始断崖式下跌,到了2015年,甚至不足500万元,公司市场估值遭遇重创。加之宗庆后、马云、王健林、马化腾、杨惠妍等后起之秀进入榜单,梁稳根从中国首富位置跌落,一路下滑,2012~2017年,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排名分别为6、14、31、32、54,风光不再。

当三一饱尝产业周期阵痛时,一个从梁稳根老家涟源向东100公里的湘乡农村走出来的70后女子,正在以更轻盈的姿态,悄然超越他。

2012年,三一重工并购全球混凝土巨头德国普茨迈斯特,虽然这一举措令其甩掉了老对手中联重科,但此时市场骤冷,寒冬来临,盲目扩充产能的三一遭遇重击,此后数年仍未缓过劲。而2012年至2014年,“黑马”蓝思科技的出口额全面超过了湖南出口经济领头羊三一重工,该省民营经济阵营的领军地位也已易主,人们惊觉新兴制造业之来势汹汹。

2014年,梁稳根以244.8亿元的财富总额,仍位列福布斯湖南首富;但就在次年3月,蓝思科技IPO并连拉十个涨停板,至月末,总市值达到525亿元,周群飞个人持股占上市后总股本的87.9%,其400余亿元的身家已远远超过了梁稳根,从而结束了后者自2006年以来近十年湖南首富的旅程。

蓝思科技上市,创下了创业板IPO公司营收第一、净利润第一、资产总计第一、控股股东持股比例第一、首发后总股本第一,以及董事长薪酬第一的“六个第一”。

作为对持续创新的“工匠精神”的奖赏,2017年胡润先进制造业企业家榜上,周群飞居首。

技术起家的周群飞,似乎并不谙熟资本市场的套路。与A股常见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只掌握一定比例的控股权的做法不同,周群飞夫妇在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超过85%,市场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其财富缩水或增长的速率翻番。

大股东集中持股面临的一大难题是,一旦减持,股价和公司市值下跌势能巨大。为维护市值,十几天前,周群飞夫妇将手中解禁的股权,再延迟半年解禁。

近两年,周期性行业开始复苏,制造业老前辈三一开始缓过劲来,反思前一个周期的激进与盲动,公司整体估值也有所回升。至2018年2月末,三一重工A股市值回升到637亿元。再加上香港上市的三一国际,市值62亿港元,三一集团上市市值近700亿元。与之相对应,蓝思科技此时市值约735亿,新霸主与老龙头,回到同一起跑线。

张氏兄弟VS资本市场:从拒绝到靠近

如果说,周群飞的财富模式叫做“工匠精神+资本市场”,那么湖南首富位置的潜在威胁者张剑,则采取的是“创新+资本市场”模式。

张剑是张跃的弟弟,兄弟二人在上世纪80年代就创立了远大空调。1997年,因购买飞机并且拿到中国第一张直升机私人驾照,不太为外界所知的长沙远大,一下子成为妇孺皆知的民营企业。

在没有资本市场助力的情况下,张跃在2001、2002、2003年就已经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在梁稳根之前,坐稳了湖南首富之位。

早在1997年,远大空调的销售额就达到20亿元,后来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直燃式空调生产企业。但此后,其销售额再也没能企及这一数字。

2004年,张跃被坐上资本快车的梁稳根超越。在二十多年的企业经营历程中,张跃始终秉持“不上市,不贷款,不合资”,被媒体形容为有着执拗的“资本洁癖”。

其实早在1997年远大达到销售顶峰时,便有过上市进行资本运作的绝好机会,但是却被张跃主动拒绝了。张跃认为,虚拟资产过大反而会带来很多负面问题。

2002年出版的《银行家》杂志曾报道称,远大的钱只存到银行里,而不去做任何其他投资,也不上市,有人建议张跃试水地产或涉足其他高利润行业的投资,他总是断然拒绝。

媒体问张跃,你如何看待上市的利与弊?张跃直率地回答说,只要我还当董事长,远大就不会上市。“我从来没有研究过股市,我认为股市是另一种价值观,这种价值观与我有着本质的不同。远大没有必要从外部渠道去寻求资本,大多数上市公司都是为了找资金,我不需要。”

在张跃看来,公司一上市,就变身为公众公司,成为市场的眼中钉,以及被人津津乐道的话题。这种宁愿“闷声大发财”的“低调”心理,还有一个外在体现,就是远大没有员工股权。在公司股权治理和管理结构上,体现为张跃没有副手,从技术、组织架构、销售到品牌,他都是一把抓。

远大空调创立的1988年,至2000年这个时间段,中国民营经济刚刚起步,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治理理论仍然是半生不熟的西方“舶来品”。张跃的经营和治理手段、理念并非孤例,而是中国内地很多家族企业的通行模式。

然而,再往后十几年,张跃带有深厚个人色彩的管理方式、“拒绝透明”的心理范式,以及对于现代企业制度偏执的“排斥”思想,在梁稳根、周群飞辈出,以及资本市场唯大的年代,显得格格不入。

投融资专家房西苑指出,资产的流动性越强,安全性则越高,价值也就越高。他在《资本的游戏》一书中举例称,一亩农用地,由于不具有流动性,只值3万元;如果把这块土地的性质改成工业用地,意味着它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流通了,价值就提高到了30万元;如果性质再变为商业用地,意味着可以全范围流通了,它的价值就又提升到了300万元。

提高资产价值的最佳捷径,莫过于提高它的流动性。而资本市场,无疑是最能实现资产证券化和资产流动性的地方。

与哥哥张跃分家十几年的张剑,似乎更加与时俱进,与张跃“划江而治”后,张剑先是指挥他的远铃整体浴室开疆扩土,后又成立远大住工,在装配式建筑领域发力,其所创建的“Bhouse”美宅模式,成为建筑工业化和住宅产业化的行业标杠。

远大住工的新三板挂牌材料显示,2006年,张剑将所持51%的远大空调股份全部转让给张跃,对价为取得了远大铃木的全部股权以及远大空调所有的土地使用权。张剑以受让的资产投资设立远大住工。

与张跃的抵制态度不同的是,张剑对股权分散和上市融资并不排斥,表现出更为亲近资本市场的基因。

远大住工成立七年后,股权和资本动作见诸报端。2013年年中举行的港湘金融合作暨企业境外上市推进会上,远大住工即有意赴港上市。

2013年7月,远大住工融资6亿元,新兴铸管旗下产业基金入股。其后不久,张剑本人透露,将启动IPO程序,希望2014年能够上市。

2016年,远大住工在新三板挂牌交易,IPO计划中断,但张剑上市的决心没有变,这场新三板之旅仅10个月就结束了。

项目运作上,张剑拥抱更为开放的思路。2015年,远大住工发布“远大联合”产业合作计划,与合作方在各个省开放投资和股权合作。张剑对媒体表示:“我们既要有苹果一样追求极致的产品,也要做全面开放平台的安卓。”

新三板摘牌后,远大住工出现在2017年湖南证监局的最新辅导上市企业名单中。市场还有消息称,远大住工亦有可能选择赴美上市。

2017年12月26日,友阿股份拟参与增资远大住工的公告透露出了后者最新的市值信息。公告称,远大住工拟以35元/股的价格增发股份并引进投资者认购股份,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亿元。这一定价是按远大住工预计的2018年每股收益2.8元为依据,以12.5倍PE确定的。按此计算,若此次募资成功,远大住工的整体估值将达到110亿元。

与此同时,十几年未接受记者采访的张跃,近两年也开始在媒体和公众场合露面,被问到上市的话题时,态度已变。

兄弟分家后,张跃在经营上也改变了“不搞多元化”的原则,在环保产业链上寻求突破,推出了“空气净化机”“车用肺宝”等一系列产品。

殊途同归的是,张跃后来也涉足了装配式建筑,主攻钢结构可持续建筑;而张剑则主攻混凝土拼装式建筑。曾在2013年引发无数争议的“天空城市”,正是张跃旗下远大可建科技的项目。

随着远大科技产品线的丰富,张跃“不上市”的坚持也开始松动。2010年,市场一度传来高盛亚洲区前董事总经理胡祖六帮助远大科技筹备上市的消息。

资本玩家潮起潮落

资本与企业,共同见证、共同成长、互相成全、互为正反馈的例子有之;互相捧杀、互置反手的负反馈例子也比比皆是。如果说三一重工和蓝思科技是资本与企业的正反馈案例,太子奶则是负反馈案例。

2007年,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以个人资产16亿元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百强。然而,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湖南人胡祖六,也是早年太子奶筹划上市和引进国际知名投行的引路人。2006年左右,时任高盛投资基金亚太区董事总经理的胡祖六认为,太子奶以其在中国乳酸菌奶饮料市场的份额,未来有望成长为国际型企业。

2007年,是梁稳根的好年头,也是李途纯的好年头。这一年,太子奶获得英联、高盛、摩根士丹利三家外资投行7300万美元的投资,三大投行仅与太子奶方面接触了三个月便把资金注入公司。

有国际投行的信用背书,太子奶此后再下一城,获得了以花旗银行为首的银团5亿元低息贷款。

在资本的助力下,太子奶的销售额从2001年的5000万元,一路增长到2007年高峰时的18亿元(李途纯对外宣称达30亿元)。

高歌猛进的增长势头,助长了李途纯的浮夸之心。2008年年初李途纯夸下海口:10年之后,太子奶将成为销售额达到1000亿元的世界500强企业。而彼时执乳业之牛耳的蒙牛,年销售额也不过213亿元,伊利则只有194亿元。

2002年走上扩张道路的太子奶,同时上马了湖南、北京、湖北、四川、江苏五大生产基地,而五大基地建成之后的规划年产值,达到了300亿元。

销售形势一片大好,资本运作也全面开花,彼时太子奶在股权投资市场十分抢手,李途纯上市的计划从A股辗转到香港,又更换为美国上市,最终上市时机错过,太子奶始终没能成功IPO。

没能上市成功的太子奶,内部堡垒开始沦陷,浪费、贪污、管理不善,甚至资产转移迅速吞噬了看似充裕的资金。引资后一年不到的时间,太子奶发生资金链危机,大厦将倾。此后,风雨飘摇的太子奶经历了高科乳业接管,与雀巢、方正、新希望等潜在战略投资者接洽的种种历程,三大投行谋求向第三方转让股权不成,最终只能接受太子奶破产重整的终局,黯然离场,7300万美元投资终成沉没成本。

李途纯玩火资本,最终被资本市场淘汰出局。比他更早登陆资本市场的湘人玩家——鸿仪系鄢彩宏、诚成文化刘波、成功系刘虹、涌金系魏东等,也曾是一股不可低估的“资本湘军”。

湖南永顺人、原成功系掌门人刘虹,2002年以1.15亿美元资产,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68名。1995年,刘虹在家乡创立成功集团。1997年,作为财务顾问帮助湘酒鬼上市,从而开启了资本玩家的人生模式。

2000年,刘虹借壳岳阳恒立上市;2002年,成功集团成为湘酒鬼第一大股东。顶峰时,刘虹旗下控制着三家上市公司。

后来的故事是,刘虹从湘酒鬼和岳阳恒立两家上市公司合计抽走5亿至6亿元的资金,2005年11月起,刘虹被湖南当地警方控制。2009年3月份,被罚市场禁入五年。

5年后,刘虹的新马甲“潇湘资本”,在2014年的一个月时间内,抛出10亿元参与4家上市公司定向增发,让市场惊叹成功系又回来了。但此后他又销声匿迹4年,直到最近证监会对北八道集团开出56亿元罚单,有媒体报道称,北八道蝴蝶基金即有成功系刘虹的影子。

与刘虹的早期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魏东和他掌管的涌金系,更是“资本湘军”乃至整个中国资本市场谜一般的存在,2007年,魏东以50亿元的身家登陆胡润中国富豪榜百强榜单。2008年4月,如日中天的魏东跳楼身亡,留下更多解不开的谜团。其在世时控制九芝堂、成都建投(国金证券),同时还是千金药业第二大股东。

魏东死后,其妻陈金霞继承遗产,虽然涌金系在资本市场已不再活跃如前,陈金霞却一直在女富豪榜上占有一席之地。2008年甚至以46.2亿元身家,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逼近当时的湖南首富梁稳根的65.6亿元。

在资本市场草莽时代,这些纯资本玩家你方唱罢我登场,与实业起家的梁稳根、周群飞积累的财富不同,他们的财富聚亦易,散亦易。

湘江资本玩家实力不俗;二十年来房地产市场也繁荣如许,各地乃至全国首富频繁出没于该行业。而湖南首富,从未出自金融行业,亦从未出自房地产行业。从张跃到梁稳根,再到周群飞,从远大空调到三一重工,再到蓝思科技、远大两兄弟的住宅建造产业,创新、技术、制造,始终是湖南首富的起家之本,湘人务实、苦干,“霸得蛮,耐得烦”的精神,可见一斑。

尔康制药股票2016年什么时候分红

尔康制药股票2016年什么时候分红具体没得到消息,你可以在等等
在市场中要生存,第一条就是在市场中要杜绝一切喜好。市场的诱惑,永远就是通过你的喜好而陷你于死亡。市场中需要的是露水之缘而不是比翼之情,天长地久之类的东西和市场无关。市场中唯一值得天长地久的就是赢钱,任何一个来市场的人,其目的就是赢钱。+ƍ 837-598-947可以具体帮你介绍。

上市公司股东减持股票对股民是有利多还是利空?

你好,减持股份是指股份公司股票的持有者对所持有的du股票部分进行转卖,减少对该公司的控股权。
上市公司减持即减仓是指卖掉一部分的股票,从中赢取利润。一般来说,大股东以及重要股东减持上市公司股票的行为从这几个角度来理解。
一方面可能是公司由于缺钱用减持来补漏洞,或是有对公司的未来不看好的可能性进行减持,这种情况属于较麻烦的,对普通散户来说是不好的信号;另一方面是,在牛市大涨的情况下,重要股东却进行减持,那么散户们也要关注了,因为这可能是公司股价已经被高估,出现了泡沫情况,进行及时退市。
还有种情况就是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或重要股票持有人以及公司高管进行纯粹的套现行为,正常情况下,长期影响不大,但是这种情况短期可能影响价格波动。
一般来说,大小股东的减持股价会下跌,因为会增加大量卖盘打压股价。尤其是大股东,不同股东的减持造成影响也有差异,较大股东持仓变化,一方面会影响散户投资情绪,一方面使得资金变动量较大,短期内影响更大。

股东减持 利好还是利空

一般来说是利空,股东都在卖股票,证明不看好企业后期发展,现在股价处于高位。但是也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股东持股比例很高,公司又有新的盈利项目需要大量资金,那么减持再投资是为了减少企业负债,这种情况可以认为利好。但是很多股东减持都会编故事,所以认定利空